氪金改命

光(千寻×无脸男)

“我…真的是好寂寞啊…有谁能过来陪陪我?”站在桥上的无脸男那么想着,日复一日的看着自己面前来来往往的人群,没有人注意他,不管是前来享受的神明,还是在门口招呼客人的服务员。
没有人会注意我吗?
是的,没有人会注意你……
直到有一天他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光源被人牵着手,跌跌撞撞的出现在他的面前。她刚刚是看着我吗?怎么可能会有人注意我这个怪物?但就不由自觉的跟着她的身影,笨拙的想让她的眼睛里面再次出现他的身影。
雨下的很大,
躲在院子里看着里面忙碌不停的她,想去给她一些帮助,奈何自己只会发出啊啊啊的声音。自己这副蠢样子怎么会被注意到啊……
“你在那里会被淋湿哦,要进来吗?”不知道什么时候那扇门被打开,她就站在那里,离自己不到一米的距离,触手可及。
“千,快点过来啊。”
“就来了。”
原来这个人的名字叫千啊。
“这扇门我不关了,你要进来就进来哦。”
千又拿着东西跑回去,自己小心翼翼的进入了有她存在的地方。
看着千对那青蛙要什么东西是样子,那青蛙一直黑着脸不给。趁着青蛙不注意,偷偷拿起一块牌子放在千手里,她高兴的对我说着谢谢。
这种牌子青蛙的面前有很多,千想要的东西是这个吗?
重新拿了很多牌子,趁着只有千一个人是时候给她。
“啊,这些我不能要。”
为什么,不需要了呢?是不是我哪里做错了?
发出的声音依然是令人烦躁的啊。干脆把牌子全部放在千的身前,隐去身形。看着千把地上的牌子全部都捡起来放在盆里。
千,你想要什么我都会给,不要扔下我一个人……
看着千被刁难去服侍一个很脏的客人,客人洗干净之后留下的金沙让其他人欣喜若狂。
千…应该也喜欢这种东西吧?
夜晚,有只青蛙偷偷摸摸的跑回有金子的地方。用手里的金子引诱他过来,然后一口吞下他,获得了说话的能力。
继续拿金子让那些从来没有注意过他的人围着他转,可是熙熙攘攘的人群里面,没有千。
他们围着他,想要金子。
他只想在人群里面找到千的身影。
“放开我,我要去找汤婆婆。”
“现在有重要的客人在,不要胡闹…啊!你手上怎么有血?”
寻着声音看去,果然是她。
手中捧满金子,“千,这些都给你,我不给别人,这些金子我只给千一个人……”
“我不要金子,你给不了我想要的东西。”
手中小山一样的金子落下,换来的是那些人的疯抢。千,为什么你不要呢?
“贵客不要生气啊,她是新来的不懂规矩。”
“为什么你在笑?是在嘲笑我吗?”自己现在是真的很难受啊,为什么连千都不要我了?身边的人没有在说话,将他们抓在手里,吞了他们两人,一个嘲笑被千抛弃的自己,一个抢走千不要是金子。
乱成一团。
之前阿谀奉承的人群视自己如怪物,“我还要继续吃东西。把千给我找回来。”
他们诺诺的答应着。
等待千过程中又吃下了很多东西,好像这样就可以填补心里的空虚。
“贵客呀,你要找的千到了。”
“千……”手脚并用的爬过去,将刚才觉得不错的吃食端过来,“千,这个东西很好吃哦,你要不要尝尝?”
“不用了,我还有重要的事要去做,你不应该待在这里,这里不适合你。这是河神给我的丸子,你快把这个吃下去。”
“千?”
嘴里面不知道被千扔进去了什么东西。
“千,你给我吃了什么东西?”肚子好疼啊,“千?”刚一张嘴,就开始呕吐,越来越疼了,“千!”是不是连你都不要我了,这样想着越来越愤怒,追着千一路狂奔,吐掉的东西也越来越多。
等终于追到外面,肚子里面的东西都吐的差不多了,我,刚刚这是怎么啦?怎么会对千发那么大的火?千她…会不会生气?
听到千和别人交谈
“你真的要带上他吗?”
“对啊,他不能待在这里,对他不好。”
好像又回到一开始,自己小心翼翼的跟在千后面。
“喂,无脸男 你要是对千做出什么事,我可不会原谅你的。”
怎么会呢,我不会伤害千的……
跟着千后面上了电车,直到到达钱婆婆的小屋。
“钱婆婆,十分对不起,我是来替小白道歉的,请您救救他。”
小白是千重要的人吗?
陪着钱婆婆忙碌着,千一直坐在椅子上沉默不语。脸上也没有了微笑。
直到千在房子外看到了那个名字叫做小白的人。
有可能,千身边不需要我了吧……
躲在钱婆婆身后,看着他们拥抱,亲昵的姿态是我永远得不到的……
不觉间有些晃神,“……至于无脸男,就让他在我着给我当助手吧。”
有了归宿的自己无论如何也开心不起来。
千,也许我不好看,没有那么惹人注意,但是求你,在心里给我一个位置,别忘了我好吗?我是真的喜欢你啊……千……

那触不可及的阳光,正是我想拥有的。

贪欢(二)

诺大的御书房里就只有他们两人,穿着新龙袍的赵黎昕和穿着朝服的陆瑾瑜,一坐一站,就像他们第一天见面一样。
赵黎昕的手指随意的轻点桌面,“当年真的没想过我们能走到这步……真是造化弄人,太子也是有趣,明明这位置该是他坐,等几年不就好了,名正言顺的,非要干逼宫的蠢事。”
“臣到觉得太子逼宫对我们挺好的,否则对付完了太子还要应对那些酸儒。想想就比现在麻烦多了。”
看了一眼台下的陆瑾瑜,摇摇头:“现在也有麻烦事啊,那些人背地里说我是因为出卖色相才换来你对我的死心塌地,更难听的话数不胜数。他才有龙阳之好!要不是现在朝堂不稳早把他们推出去宰了!”顺手把杯子摔出去,发泄完了都没有听到回复,却看见台下那人摸着下巴在思考什么的样子。轻咳一声:“陆瑾瑜!”
“臣在。”
“你刚刚在想什么?”
“我以前一直在纳闷我那么年轻就做到了大将军的位置还没人嫁女儿给我,搞了半天原来是因为朝堂上在传皇上跟我有一腿?我真冤枉。”
“想开点,我那倒霉爹也没给我娶妻。你看中谁家姑娘了?我帮你赐婚?”
“皇上你要自称朕的,出去打仗那么多年谁知道哪家姑娘好,还有皇上你就不怕你帮我赐完婚之后那些大臣又在议论皇上为掩盖事实真相赐婚大将军?”
“那你说怎么办?”
陆瑾瑜上前几步再缓缓开口,“不如就按他们说的来,你假装昏君,看那人怎么办,时间长了一部分人自然会露出马脚,到时候一网打尽也省的之后在麻烦了。”
“怎么假装?抱着你从此君王不早朝?”
“……皇上你这个形容可以的,不过改为我抱着你可能更符合他们的想象。”
“陆瑾瑜你要搞清楚朕才是皇上,皇上怎么可能在下面?”
“皇上您在这种莫名其妙的问题上真是强势的离谱。”
“不信我们今晚试试,看看到底是谁在上谁在下?”
不管他们当晚干了什么,第二天早朝的时候,群臣看见的是精神萎靡的皇上,和精神抖擞的大将军,关于皇上和将军分桃之谊的传言重新增加了可信度。
此事坐在龙椅上的赵黎昕愤愤不平的想:说好了是假装,怎么成了成了假戏真做,该死的他竟然敢下药,下次非要治他不可,我的腰啊。
精神抖擞完全不知道皇上脑中在想皮鞭滴蜡的陆瑾瑜,回忆起昨夜的欢愉,不自觉的舔舔嘴角,怪不得世间盛传龙阳,原来做起来很舒服啊,下次试试别的姿势。
这场假戏真做让赵黎昕的昏君之名彻底坐实。群臣越来越肆无忌惮,最后该抄家的抄家,该处死的处死,国库一下子充盈许多,这都是后话了。
这场游戏的时间所剩无几。

贪欢(一)

陆瑾瑜从小就是那幅冷若冰霜的模样,然而就算他表情再冰冷再可怕,在整个尚书府就没人把他这个三少爷当回事,连下人都敢在他面前议论。“你看三少爷又在那练武了。”“尚书大人家的公子不喜欢吟诗作对,偏爱舞刀弄枪,怪不得尚书大人对三公子那么冷淡。”“啊呦你是新来的你不知道,可不止那么简单,三少爷出生那天二夫人就因为难产死了,这还不算完,之后伺候三少爷的奶妈又接连死了俩。”“难怪三少爷身边没贴身丫鬟伺候。”“可不是嘛,我跟你说,除了必要的时候,你少往三少爷旁边凑,不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算命先生说他是天煞孤星。”
旁边小厮嘀嘀咕咕的说什么陆瑾瑜并不在乎,但听到天煞孤星的时候握刀的手还是不自觉的抖了一下。自己在别人眼里就是所谓的天煞孤星吗?正想着,管家急急忙忙的从院外赶来,也不靠近就开口说:“三少爷,老爷有急事找你。还请三少爷赶紧去一趟书房。”将刀放回刀架,陆瑾瑜看着嘴上恭恭敬敬,眼色却充满不耐烦的大管家,回复说:“稍等一下,我去收拾收拾,正正衣冠。”管家看着衣服都被汗浸透的陆瑾瑜,脸上流露出一抹讥笑,“三少爷来不及了,老爷说是急事,可不能多耽误,三少爷还是快跟我走吧。要不然老爷等急了又要冲老奴发火了,就当三少爷可怜可怜老奴。我们还是快些去吧。”
陆瑾瑜心中想着,这阳奉阴违的贱人,就是想让我等会被父亲责骂,这么大的府邸没一个好东西。脸上却摆出一副恭敬的样子:“陆管家是我考略不周,我们还是快去父亲那吧。”
“嗳,这就对了,三少爷,我们快走吧。”说完就加快脚力直奔书房。也不管身后那贱人能不能跟的上。

书房里陆尚书正端坐着喝茶,看着衣裳不整就进来的陆瑾瑜,脸上露出一丝厌恶。甩手就把茶杯摔在他身前,“你看看你这像什么样子,衣冠不整的有没有一点公子的派头!给我跪下!”无视着地上的碎瓷片,陆瑾瑜直接跪在上面,脸色未变。朗声道:“父亲大人找孩儿何事?”陆尚书接过丫鬟递来的新茶,拿盖沿撇去茶汤上浮沫,喝了两口润了润喉,不急不慢的开口:“皇上想给六皇子找个伴读,看你挺合适的就让你去陪六皇子了。你赶紧回去收拾收拾,明天早上进宫面圣。”
“孩儿知道了,定不辜负父亲大人的期望。”
“知道了就赶紧回去,别在这碍眼。”
回到小院的陆瑾瑜撕了裤子给膝盖上药。不受宠的给同样不受宠的皇子当伴读,真是绝配。不过也正好离开这个地方。就是想知道那个和我同样不受宠的六皇子是个什么样的人啊。

陆瑾瑜和赵黎昕的第一次见面是在御花园。刚刚面圣结束的陆瑾瑜被小太监带到了赵黎昕面前。规规矩矩的行礼拜见,抬头看到了的第一眼,陆瑾瑜就知道之后的生活不会无趣,他跟这六皇子是一类人。
赵黎昕饶有兴趣的看着自己的父皇给不受宠的自己找的伴读,和自己一样充满野心的眼神。不由勾起一抹微笑,自己的好父皇可是给我了个有趣的伴读啊。挥退身旁的太监宫女,回到座位上,拿起茶杯泯了口茶:“陆瑾瑜是吧?陆尚书不受宠的三少爷,你倒是说说以这不受宠的身份以后怎么帮我?说不出来我就向父皇请旨换个伴读了。”
“臣在家中是不受宠爱,可是等到其他的兄弟姐妹都死了,家中只剩下我一个了,父亲那时不宠我也不行了。”“有意思有意思。那我这个不受宠的六皇子怎么坐上那把椅子。”“其他皇子没有机会的时候那位置自然就是你的。”赵黎昕放下了手中的茶盏,看着云淡风轻的陆瑾瑜,那人平静的好像刚刚那话不是出自他口一样。心中对他的赞赏又上了一层,“也许我们可以做笔交易,你助我得登大宝,我让你得到你想要的富贵荣华。你觉得这笔交易怎么样?”陆瑾瑜微微点头,“如此交易再好不过了。”两个人相视而笑,从此结下孽缘。

五年后的,尚书府一场突如其来的一场大火将尚书一家全数埋葬,除了身处战场的陆瑾瑜陆家一个人都没有活下来。半年之后,敌军大败随军回来的陆瑾瑜被皇上封为副骁骑参领,以示安慰。
八年后,陆瑾瑜在太子的叛军之中夺回传国玉玺将玉玺交给一直被众人忽视的六皇子赵黎昕。
至此他们的故事正式开始。

贪欢(序)

“看朕为你打下的江山...”
“谢谢。是我打的。”
赵黎昕看着旁边一本正经的人,有些调笑似的说道:“哎呀,将军,怎么一下了龙床就跟换了个人,昨晚你在床上可没有那么冷淡。”
陆瑾瑜看看面前的小皇帝,手摸上了那人的腰,“皇上嫌我下床就翻脸,可以让微臣不下床啊。”手越来越不老实,“您看这春光正好,不用辜负这良辰美景……”
赵黎昕一巴掌拍掉自己腰上那不断摩挲的手。直视着比自己高些的男人,语气平静:“陆瑾瑜。”
“臣在。”
“朕迟早要操你全家。”
陆瑾瑜微微躬身,“回禀皇上,臣家里现在就臣一人,皇上一言既出,驷马难追,会有那一天的。
“滚。”
“黎昕,我要是滚了,谁替你打江山,谁像我一样每晚那么尽心尽力的伺候你。伺候你伺候的我腰都疼。你也不帮我揉揉。”
赵黎昕看着身旁那个死皮赖脸的大将军,也不说话,翻身上马,跑到前面去了。
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
陆瑾瑜啊陆瑾瑜,你可别忘了,这些都是玩玩罢了,怎能当真?
被留在原地的陆瑾瑜看着离去的身影,又回复到在人前面无表情的模样。你给我荣华富贵,我替你征战沙场,各取所需而已,谁会当真?